務實穩健推進大資管行業轉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持人:《金融時報》記者 趙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邀嘉賓: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 曾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監管部門關于延長資管新規過渡期至2021年年底的政策近來引發業內熱烈討論。市場普遍關注,自2018年資管新規發布以來,整改成果如何?過渡期延長一年是否足夠?有什么新的政策支持?后續資管行業轉型將有哪些進展值得期待?針對這些熱點話題,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近日接受了《金融時報》記者的專訪,進行了詳細解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金融時報》記者:2018年資管新規出臺至今,資管行業轉型成效如何?延長過渡期的必要性在哪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剛:從資管業務的現狀看,已較資管新規出臺前有了明顯的改善。根據銀行業協會的報告,2019年年末,銀行理財凈值型產品存續余額及占比持續快速增長,占比較去年提升了約20個百分點。此外,另一數據顯示,2019年二季度,銀行保本理財產品存續數量為34813款,環比減少14.19%;存續規模僅為2.66萬億元,環比減少35.08%。另外,包括證券公司和基金公司的通道類資產管理產品,在資管新規發布以后大幅度下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從另一方面看,資管新規作為一項頂層設計的方案,要達成預期效果仍有大量相關工作需要推進和夯實,過渡期延長一年有利于改革效果的達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是監管方面的制度性安排仍需補充和完善。2018年,監管部門針對商業銀行理財業務、理財子公司、證券期貨私募資管、券商大集合等出臺了管理辦法或操作指引,但《保險資產管理產品管理暫行辦法》和《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規則》直到今年才出臺,《信托公司資金信托管理暫行辦法》和《商業銀行理財產品核算估值指引》仍在意見征集中,而理財子公司的流動性管理和結構化存款管理辦法仍在醞釀,因此,從政策體系完整性來看,2020年年底實現資管新規全面落地的時機并不成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是各項具體要求還需時間進一步夯實。雖然資管新規從征求意見至今已經3年,但大量配套性文件并未經過足夠時間和業務的論證,適當延期可以及時發現問題,查缺補漏,起到“磨刀不誤砍柴工”的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是目前因疫情影響,存在重大事項的操作性滯后情況。例如,根據資管新規,2020年年底前理財業務規模較大的商業銀行均應完成理財子公司的開業,以實現獨立運作的要求,但目前部分股份制銀行尚未完成籌建批復流程,今年年底前開業的難度較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金融時報》記者:您認為,過渡期延長一年是否足夠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剛:從整個資管新規的推動過程來看,由最初征求意見到2021年年底,時間將近5年,足以消化多數老產品。資管新規最初內部征求意見是2017年上半年,下半年則已經進入公開征求意見階段,當時市場上多數金融機構已經根據公開信息組織了討論學習,并不同程度地啟動了業務的優化調整工作。因此,考慮政策的窗口發布和市場預期的調整,到2021年,實質上的過渡期接近5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政策制定期間,監管部門也面向規模較大的金融機構進行了多次調研。據悉,2017年若干家規模較大的國有大型銀行均對現有產品情況進行了反饋,其產品的剩余期限基本在3年以內,因而較征求意見稿增加一年半過渡期的安排也得到了監管部門認同?,F在,過渡期再次增加一年,應能充分覆蓋多數產品的剩余期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對于那些難以完成整改的產品來說,其核心問題難以單純通過增加過渡期來解決。從當前實際運行的業務看,非標資產中難以在2020年年底前整改完成的,往往存在投資標的不合規、產品池化運作、缺乏現金流甚至依靠借新還舊續作等嚴重問題,不可能以證券化等市場化方式化解,因其質量與合規風險,又難以回表,實際上,這些問題單純通過增加過渡期無法解決。因此,不能因個案導致整體改革止步不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從對市場的預期管理而言,過渡期也不宜過多延長。正如人民銀行有關負責人就資管新規過渡期調整答記者問時表示,安排過渡期的初衷是確保資管業務順利轉型,實現老產品向新產品的平穩過渡。將過渡期延長一年,可以鼓勵金融機構“跳起來摘桃子”,在對沖疫情影響的同時,推動金融機構早整改、早轉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金融時報》記者:過渡期延長后,對于一些難啃的“硬骨頭”,有哪些新的政策?后續資管行業轉型將有哪些進展值得期待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剛:在延長過渡期的同時,監管部門也進一步明確了對于一些難啃的“硬骨頭”的措施和辦法。金融機構可以通過新產品承接、市場化轉讓、合同變更、回表等多種方式有序處置存量資產。允許類信貸資產在符合信貸條件的情況下回表,并適當提高監管容忍度。而對于已違約資產,則可通過核銷、批量轉讓等方式進行處置。同時,為保障銀行不因此而增加系統性風險,將優化銀行資本補充工具發行環境。整個安排可謂環環相扣,對2021年年底仍無法正常實現轉換的資產,給予了全流程的政策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監管部門還以激勵相容的方式引導市場機構早日完成轉型。與之前單純任務式推進、懲罰后進方式不同,此次明確了對“優等生”的激勵政策,同時對于2021年年底前仍難以完全整改到位的個別金融機構,保留了個案處理的政策安排。一方面,激勵金融機構盡全力完成轉換任務;另一方面,不會強行搞“一刀切”,從而避免“齊步走”造成政策共振和市場動蕩,避免對實體經濟產生負面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總體上看,此次過渡期延長的相關安排,不僅是增加一年時間來實現順利過渡和筑牢成效,更是對開展資產管理業務的金融機構提出了精細化指導要求。在此期間,金融監管部門會夯實金融機構主體責任,繼續由金融機構自主調整整改計劃,按季監測實施,切實防范道德風險。因此,金融機構將會有壓力和動力,積極有序地開展整改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續值得市場期待的有兩大方面的進展: 一是監管工具箱的進一步開放??梢灶A見,在接下來近一年半的時間,金融機構處置存量資產決不會“單打獨斗”,監管機構將會加大創新支持力度,增加存量問題資產的處置渠道和方式。當然,不同處置手段的使用也絕非毫無代價,通過掛鉤金融機構激勵政策的方式,可以更有效地保障相關手段不被濫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是資管新規逐步落地后,需開展統一化工作,從制度細節上避免再次發生監管套利行為。例如,推動解決各類資管產品在賬戶開立、產權登記、稅收政策等方面的平等待遇問題等。一個更加統一、標準、穩健和開放的大資產管理行業將逐步形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務實穩健推進大資管行業轉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王軍:發票大數據顯示上半年經濟發展有四個亮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讓科技頂層設計激蕩出更大創新活力 ——專訪中國光大銀行副行長楊兵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留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*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*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◎歡迎參與討論,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觀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线成本l人视频动漫_伊人久久大线影院首页_色5566最新网站_免费jlzzjlzz在线播放日本